期货投资分析有效期
熱線電話:400-641-0008
關閉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職場資訊 > 本地新聞

58同城等網站上的招聘陷阱:超五千人曾被騙,涉案近億元

來源:澎湃新聞 時間:2018-06-24 作者:陜西人才網 瀏覽量: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從中國裁判文書網搜索到近年60起通過58同城、趕集網發布虛假招聘信息的詐騙案例中,248名被告人通過發布虛假招聘信息詐騙,超過5500名被害人受騙,詐騙金額近億元,甚至有人落入賣淫窩點、詐騙集團。

詐騙金額最高的一份判例中,受害者2000余人,被騙中介費共計6270萬元。事實上,根據裁判文書統計到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實際的被騙人數和詐騙金額難以精確統計。

在這個“產值”達到億元規模的“網絡招聘騙局”中,騙子們都有哪些套路?這些套路為何被一遍又一遍地復制?澎湃新聞注意到,在搜索到的判例中,五年來的判決數量呈上升趨勢,值得有關部門加大打擊、治理力度,求職者也應加強風險防范意識。

套路一:交各種名目費用?實為騙錢

崗位保證金、加油卡押金、IC卡費、服裝費、辦卡費、伙食費、保險費、測評費、操作電腦押金、試用金、工號費、馬甲費……以各種名義收取應聘者的錢款,是招聘詐騙犯最簡單直接的方式。不但交各種費,甚至有的還以孝敬領導需送錢、買煙、請吃飯等虛假名目再次騙取被害人更多錢款。

在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法院2017年的一起判決中,張某與馬某利用承包寧波市海曙錢港娛樂有限公司樓面的便利,與吳某、付某強事先商量,虛構“寧波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在未設置商務司機崗位的情況下,組織楊某某、巫某彬、張某美、吳某葉、章某輝、宋某杰等人,用化名在“58同城網”、“趕集網”等網站上發布招聘商務司機的虛假信息,聯系、接待應聘人員在本市海曙區宏通苑KTV、錢港會KTV等地參加所謂招工面試,并以應聘成功需收取押金、辦理上崗證等為由,騙取應聘人員繳納的各項費用。

這是一起典型的虛假招聘犯罪。KTV、會所、酒店、娛樂餐飲公司,是虛假招聘常使用的“名目”,比如發布喜來登酒店、希爾頓酒店招聘服務員、保安等虛假信息。但這些“高大上”的公司也會在58同城、趕集網上發布招聘信息嗎?為了取得受害人的信任,詐騙分子一般采取兩種模式:一是租借場地,招聘地設在特定場所內;二是注冊成立公司,假冒成正規用人單位。

2015年以來,上海法院就判決了至少7起第一種模式的詐騙案件。上海市寶山區法院的一份判決中查明,2015年10月26日起,被告人王某彬伙同彭某、柴某、賈某輝及黃某等人,租借寶山區某娛樂公司房間,以虛假身份通過“58同城”、“趕集網”等網站發布虛假招工信息,先后將多名被害人誘騙至以上地址內進行招工面試,并被害人簽訂勞動合同,虛構被害人應聘成功的假象,共騙得16名被害人7萬余元。

杭州拱墅區法院2015判決的一起案例,則是第二種模式。法院查明:杭州天盈公司于2011年7月5日注冊成立,成立以來無實質經營,2014年3月以來,馬某將公司辦公地遷至拱墅區美都廣場C座,糾集多人,使用偽造的公司印章,冒用杭州海底撈公司、杭州SOS酒吧、杭州亞倫大酒店、杭州稞稞笑餐飲公司、杭州金鷹大廈有限公司、杭州八櫻餐飲公司名義,在趕集網、前程無憂網、58同城網等網絡上發布招聘娛樂經理、餐飲經理等職位的虛假信息,以此名義騙取不特定多數人前來面試,再實施詐騙。

套路二:體檢費?和醫院合作分成

在要求應聘者交的各種費用中,體檢往往被看作是合理要求。然而,大量裁判案例顯示,在實為詐騙的招聘中,體檢是一個大坑。

北京市豐臺區法院一份判決中,被害人姜某陳述稱,2013年4月25日11時,她在智聯招聘網上看到一個待遇高、包食宿的鏈接,她申請了一個叫東佰萬公司的行政文員職位。后該公司約她面試、面談薪酬待遇后,通知去京仁醫院體檢。她在醫院收費處交了236元體檢費,并上樓體檢,做B超時,民警來了。

姜某很幸運,成為系列詐騙案的最后一名受害人。據判決書顯示,詐騙團伙自2013年1月至4月間,通過謊稱招工單位要求應聘者體檢,已詐騙16萬余元。

法院查明,該團伙通過冒用一些不知名小公司的名義在58同城網、百姓網、趕集網、前程網等發招聘信息,招聘的崗位有司機、跟單員、網絡管理員、倉庫管理員、文員、前臺接待、人事助理、行政助理等,引誘應聘者上鉤,并帶去指定醫院體檢,按人頭分成體檢費。

令人驚訝的是,多起判例提到,有醫院專門配合做此類詐騙體檢。

如北京豐臺法院的一份判決書中,李某證言:2003年他和張某、郄某三個人共同出資買下了北京京仁醫院,他是法人,郄是董事長,張是院長。2012年其醫院被吊銷了醫保資格,業績有很大下滑,很多設備也空閑,2012年10月,新院長李某2在院辦會上提出,有一些公司想跟其合作辦健康篩查,可給醫院一些利潤,其醫院出不了體檢報告,為別人做健康篩查,收取每人236元,醫院留100塊錢,剩下的給合作公司。

套路三:兼職?滿滿的全是套路

在58同城、趕集網、前程無憂、QQ群、招聘網站等地方,經常會出現“招聘兼職打字員”、“淘寶客服”的虛假廣告。盡管公安偵破了很多類似案件,但近年來仍在頻繁發生。

多份判決書顯示,騙子騙的就是保證金、培訓費等各種名目的費用。比如,2017年廣東一起案例中,法院查明,2016年8月至2017年3月期間,被告人王某伙同同案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利用互聯網在“58同城”、趕集網等網站大肆發布虛假招聘信息,以收取押金、推薦客服、YY語音指印工號費、身份標識費、培訓費及辦理退款等名義騙取被害人交付的上述費用。有的判例還提到,騙子們甚至還以交保密金、資金被攔截了或錢未支付成功等借口逐步忽悠讓受害者支付更多。

一種“兼職刷信譽返利”的套路,也是詐騙圈的高頻詞。與之類似的兼職套路是“淘寶代運營”。

2017年河南登封法院的一起判例中,詐騙分子以公司名義通過58同城、趕集網等網站招聘大量“業務員”,謊稱與數百家品牌商建立合作關系,編造大量虛假網店利潤數據統計表,引誘受害人加入,公司業務員經過專門培訓后通過媽媽圈、寶寶樹等APP母嬰交流軟件,以專門制定的“話術”與被害人聊天,在收取受害人680元到2480元不等的加盟會后,“公司”將為客戶提供技術服務以80元外包給同案人趙某生,趙某生提取30元后又以50元外包給同案人黨某軍。在承諾提供的代開網店、網店裝修、技術指導、一件代發、免費鋪貨、網站維護等服務中,將代開、裝修網店的數據包發給被害人后某不管不問。

判決書顯示,此類兼職詐騙,甚至還出現了詐騙集團,層層圍獵受害者。

臺州市椒江區法院兩起判例顯示,2017年4月,劉某、楊某、徐某等十余人組成百納詐騙集團,以招聘網絡兼職的名義進行詐騙。平時團伙分為外宣部、客服部、財務部。主要成員通過YY群(群名LOL)管理。外宣在58同城、趕集網、前程無憂等網站、微信朋友圈、QQ群、招聘網站等發布招聘兼職打字員及淘寶客服等虛假廣告,之后通過QQ、發送短信等方式聯系被害人,并讓其下載IS語音軟件,給被害人IS頻道號。后外宣到YY群聯系客服管理,推薦被害人入群。被害人加入外宣提供的IS詐騙頻道后,被頻道內的客服帶入大廳進行文字或語音指導,并假借押金或培訓費等名目向被害人實施詐騙。被害人有意向交費后,客服向財務等人索要支付寶等支付平臺制作付款二維碼,后提供給被害人掃碼付款。被害人付款后,外宣、客服向被害人索要付款截圖,并報賬給集團財務財務核對后每日將賬單及參與外宣、客服、被害人編號在資料群公布,并按照提成,備注編號后將提成款打還給對應外宣、客服。該詐騙團伙按比例提成,比例共10級,詐騙金額從99元至999元不等,對應外宣提成75元至780元不等,客服提成15元至210元不等。

套路四:出國務工?招聘方無資質,一年騙6000萬

可以出國務工,甚至可以技術移民?當一些受害者抱著美好的念想,點開一些出境勞務公司的招聘網頁時,正進入一個精心編織的圈套。至少六份裁判案例顯示,多名詐騙分子在網上發布虛假跨國勞務虛假信息,而此類出國詐騙金額遠超其他類型詐騙。

2017年12月,杭州中院就判決過一起涉案金額6000余萬,受害人數2000余人的出國務工詐騙案例。

法院查明,2013年5月,被告人畢某勇、楊某映及韓某等人明知中港集團及下屬公司實際無安排境外勞務或移民的能力,仍按照鐘某要求至杭州市籌備成立公司,用于招攬客戶。2013年9月12日,畢某勇以股東、法定代表人的身份與楊某映及韓某等人在杭州市西湖區注冊成立杭州澳海公司。為擴充規模招攬更多客戶,澳海公司又根據中港集團的要求在杭州市濱江區、廣東省江門市等地設立了多家公司,形成了以杭州澳海公司為中心的跨省、跨地區招攬客戶網點。隨后,楊某映等人根據中港集團以電子郵件形式下發的簡章,再以上述公司的名義制作宣傳冊或者在58同城、趕集網等互聯網上發布,招聘出國務工人員。

自2014年11月起,大量到期客戶發現未能出國,要求杭州澳海公司退還中介費。楊某映、畢某勇仍按照鐘某的指示,要求業務員繼續招攬客戶,擴大詐騙范圍,騙取客戶中介費。截至案發,共造成2000余名被害人被騙中介費共計6270萬元。

套路五:招聘女公關?原來是賣淫!

在以招聘為名實為賣淫嫖娼的違法犯罪中,受害者的角色比較模糊。一些受害者,在誘人的招聘條件下,誤入賣淫組織團伙,被犯罪分子所控制,而被迫賣淫;還有一些受害者,與犯罪分子約定嫖資分成。

據湖北高院裁判的一起案件中,上訴人劉某甲先后雇傭、糾集上訴人張某等二十余人,先后在武漢市江岸區、洪山區多個小區租用住房作為犯罪窩點,通過58同城網、百姓網、我愛兼職網等互聯網以“公司”名義發布招聘信息,招募、引誘、控制眾多婦女長期從事賣淫活動。

該犯罪集團對外自稱“公司”,成員基本固定,且分工明確,管理嚴格。劉某甲自居“老板”、“公司老總”,出資租房并購置電腦、攝像頭等犯罪工具,并制定了賣淫人員的招募方案、賣淫活動的管理和運作流程、對“員工”和賣淫人員的管理制度和獎懲制度、犯罪所得的分配方案等一系列“規章制度”。依照劉某甲的分工和要求,柴某等人以各類“商務會所”、“禮儀公司”、“模特公司”名義在網上發布招聘公關、禮儀小姐、模特、商務伴游等信息,并化名“萌萌”與應聘者在QQ上聯系,以高薪引誘,勸說婦女從事賣淫活動;王某等人先后負責接待賣淫婦女,為賣淫婦女講解賣淫活動的管理和運作流程、收入分配方案,并登記賣淫婦女的真實姓名和親友電話等信息,作為對賣淫人員的控制手段;柴某等人按照劉某甲提供的“客戶”資料,以打電話、發短信等形式聯系嫖客,介紹賣淫婦女賣淫;張某等人在窩點內輪流值班,負責調度、分派賣淫婦女到指定地點與嫖客進行性交易,記錄賣淫婦女“出臺”時間和地點,收取嫖資后記賬,并上繳給劉某甲。

劉某甲除按既定提成比例分配給賣淫婦女外,其余嫖資全部由自己計劃和支配。自2010年6月起,該犯罪集團先后招募賣淫婦女540余名,僅2012年6月6日至同月14日調派婦女外出賣淫達100余人次。

而在石家莊市裕華區法院2015年判決的一起案例中,犯罪分子的賣淫套路更輕便。

法院認定,2014年2月開始,被告人房某生、韓某通過趕集網、58同城網發布虛假會所招聘信息,引誘、招募賣淫女李某、何某、董某、屈某,約定嫖資平分,利用QQ、微信、陌陌軟件招攬嫖客,安排、組織賣淫女從事賣淫活動,直至2014年4月。

這種招聘賣淫女的廣告往往比較曖昧。如上述湖北高院的判例中,客服人員“萌萌”與有意應聘的年輕女性聊天時,會告知“公司以一夜情為主”,收入為“2小時以內2000元,6小時以內5000元,工資日結”,并做思想工作“做這個也沒什么,只是賺錢快的一種渠道,趁現在年輕,多賺點青春錢”。

多份裁判文書顯示,類似拉應聘者下水的招聘詐騙還有,傳銷團伙、電信詐騙團伙、誘使應聘人員投資現貨交易或其他產品等團伙。

套路六:詐騙分子脫身有“術”

盡管有法律的嚴懲,但在被繩之以法之前,詐騙分子是“趕集網”、“58同城”等網站上掌握工作的“老板”。當“老板”的面紗被刺破之后,面對滿腔找工作熱情的受害者,騙子們如何應對?

實際上,在一些詐騙團伙,有組織有分工有“善后”。澎湃新聞梳理裁判文書,總結了騙子為了擺脫受害人、也為了繼續行騙準備的各種“脫身術”。

1、拉黑。若與求職者僅通過qq、微信等網絡方式聯系,拉黑是虛假招聘者常用的伎倆。

2、拖延。在相關“淘寶代運營”詐騙案中,被害人要求退錢時,騙子們采取“拖”的辦法,一直“拖”到被害人自己放棄為止。有的“出國務工詐騙案”中,騙子們以手續正在辦理、正在走程序等理由拖延受害人。

3、返還小部分詐騙款。大連一家進行招工詐騙的團伙,在收取被害人保險費、照相費、好處費、檔案費等不同名目的費用后,應聘者發現工作條件和薪酬待遇與廣告承諾的有很大差距,要求退錢時,騙子便以“被害人已簽訂合同,違約不予返款”等理由對被害人進行威脅,威脅不成,便返還給被害人100元至200元不等的費用,而后迫使被害人離開。而法院查明,該詐騙團伙采取此種方式,4個月內讓2000余受害人損失130萬余元。

4、貶損招聘單位。寧波的一起判例中,騙子們冒充招聘單位面試經理,以測評費、服裝費、體檢費、操作電腦押金等名義騙取求職者現金,再謊稱帶求職者去單位進行測評培訓,途中又編造理由貶損招聘單位,促使求職者放棄應聘。當求職者要求退還押金時,則以求職者主動違約等理由僅退還少量押金,進而占有其余款項。

5、刁難。刁難或者制造事端的方式推托應聘人員,也是詐騙分子常用伎倆。在安徽一起招聘詐騙中,在騙取求職者體檢費和保險費后,騙子拋出難題——需求職者到外地工作或提供房產擔保等理由,讓求職者放棄就職。

6、恐嚇。四川綿陽一起高薪招聘司機的詐騙案中,被告人劉某某、李某某等人以“公司系收取高利貸,隨時會打架斗毆,甚至被公安機關抓獲坐牢”等進行恐嚇,給求職者造成工作危險、不是正當工作的心理,迫使求職者自動放棄工作及全部或部分保證金。

來自騰訊新聞:https://finance.qq.com/a/20180624/005407.htm

分享到:
微信公眾號
手機瀏覽

Copyright C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林東人力資源 人力資源許可證:330382000124 陜ICP備19011511號-1

地址:陜西省西安市新城區長纓路1號萬和城1幢2單元21009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用微信掃一掃

期货投资分析有效期 体球网即使比分 半全场 31选7 亿客隆彩票首页 3g体育比分 老11选5 2014世界杯竞彩比分 淘宝快3 宁夏十一选五 nba比分虎扑 3d开机号 mlb棒球比分直播 海南环岛赛 广西快乐十分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查询 体球比份